被安排得蓂蓂白白

大噶好!这里是白蓂/明天!随便怎么叫您开心就好!然后现在入的坑有花滑/aph/阴阳师/王者………还是个哈哈精,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尬聊!

老故事

老故事

#极东

#非国设预警

#私设有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年迈的先生坐在摇椅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扇着蒲扇,身边的孙子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仰着头央求爷爷讲故事。

       
        “ 那就给你讲个爷爷小时候的故事吧”老先生摇着蒲扇,笑得和蔼。

        “爷爷小时候,是在巷子口的学堂里上课的,教我们的先生叫王耀,年龄也没比咱大多少,留着马尾辫,还偏偏生得俊俏,性子也好,那时不知迷倒了多少小姑娘。

        “也不记得是哪天,先生带来一个外籍的哥哥,叫本田菊。他看上去和先生一般大,但性子却冷了些,或许是我还不了解吧。从那以后就经常见着他俩在一块,先生还未下课,本田先生便候在门外了。下课了还常常看见王先生教他念书。

        “发现他们之前的感情似乎和好友不一样的时候,我正和其他学生一起读着课文。门外,王先生也不知是说了什么笑话,引得本田先生笑开了,然后王先生就这么凑上去亲吻,本田先生也没有避开,就像所有普通的,男女间的爱情那样。

        “一段时间后,王先生被停职了,听街坊说是因为和本田先生的事情,街坊林大妈提起这个的时候满脸气愤,嘴里还骂着:‘好好的书不教,去做这种事,我儿子还在那里读书呢!万一被教坏了就算是要他命也赔不起!’

         “再见到王先生,他明显憔悴了不少,他不敢来叫我,只远远地做了个手势,要我去学堂好好上课。我不敢肯定王先生和本田先生分开了,但是之后几次见面,都是王先生孤身一人。

         “王先生和本田先生的事情在巷子之间飞快传递着,王先生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批判的对象,我不服,站出来替王先生说话,却被家人以小孩子不懂事为由堵了回去。显然在那个年代里,他们之间珍贵的爱情在世人眼中太过卑微。

        “后来王先生不见了,甚至在原来的住址都没有找着他,听王先生的街坊说,他退了房子离开了,到底是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故事讲完了,老先生转头看孙子,他早已进入梦乡,老先生依然替孙子一下一下扇着蒲扇,最后就这么枕着手睡着了,王先生和本田先生似乎在梦里相会了呢……

王耀视角

         我和小菊是在某个商店里认识的,那时他中文不太好,同店员连说带比划好久,店员都没能明白,我去帮了忙。之后,小菊就跟我学着说中文。

        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对他有了特殊的感情,他让我心动太多次了,小到一句话,一个举动。那天在学堂门口也不知是怎么了,晃神间就向小菊表达了心意,然后又鬼使神差地吻上去,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没有拒绝,那时我才知道他对我也是认真的。

         但是我高估了这个社会的接受力。

         直到上级来找我谈过我才意识到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一些孩子的家长已经上门来投诉了。回家的路上似乎也有一些奇怪的目光盯着我,或者说是心理作用作祟。再之后,我被校方停职了,这件事情在巷子间传得飞快,就连谣言也多了好几个版本,他们谈论的事情,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但最后得出的结论无一不是对我和小菊的谴责。此刻,我倒庆幸他的中文不好了。

        我替他买了回去的船票,编了个理由向他分手,让他回去娶个好姑娘,他倒答应得爽快,但转身离开的时候似乎没绷住落了几声呜咽。

         我搬离了这座城市,除了童年还有同孩子一起游乐,这里几乎没有给过我多余的好感。我们之后再没见过,我也没想过去找他,希望他幸福吧。


本田菊视角

    
         我从日/本过来的时候中文还说不流利,想买张地图但是却不会说,我和王先生就是这时候认识的,他会一些日语,替我当了翻译,之后我便跟着他学中文。

        我常常在学堂门口等他下课,顺便补补课,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听不懂的,只是看着他讲,看着看着就入了迷,我也像个小姑娘似的,陷进去了。

        某天,他在学堂门口对我说了“愛してる”,然后吻了我,我没有避开,我真的也爱着他。

         但是之后我常常见学生的家长来找他,嘴里还说着一些听不懂的方言。

        再后来,王先生来找我,说母亲不同意我们的事情,还递给我一张船票,让我回去娶个好姑娘,好好过日子。我答应了,拿走了船票,转身离开的时候还是没忍住。

        我乘船离开了,回到了家乡。我还是继续学中文,但是却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了。

        经商再路过这里再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住处也找不见人,听说是搬走了。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找他,那要是真的见了面,又是以什么身份呢?但是不管以什么身份,都不会再有之前那样亲密了吧。

   ——————————END——————————

结果就是耀守护了菊一辈子的幸福,但是菊一辈子也以为当年耀是因为母亲不同意才和自己分手的👀👀👀,幼儿园文笔见谅见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奇水盆在哪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不是黑粉我不想进小黑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极东】学生耀x老师菊

#学生耀x老师菊#
耀菊向,雷慎
        王耀这个学生,总大大咧咧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成绩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达到优秀的分数线。
        新来的老师叫本田菊,是个日.本人,才刚大学毕业,一副文弱书生样,没有一点数学老师的样子。他决定先从王耀开始,提高班上同学们的成绩。
        “王耀同学,放学后请到我办公室一趟。”他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王耀忐忑着上完最后一节课,铃声一响便匆匆奔向办公室。“报告”王耀四处看了看,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走进了办公室。这个时间点没有多少老师在办公室里,王耀轻而易举地就发现了本田菊。“成绩还不错 就是没几次达到优秀呢”本田菊浏览一遍王耀的成绩册,开口道。“嗨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是这个啊”王耀松了口气。“之后的这几天,放学了都到我这里来吧?无偿补习”本田菊望着他。“您是不是要给我开小灶啊?我是第一个吧!”王耀眨巴眨巴眼睛问。本田菊回忆着,自己的中文老师好像并没有教过自己“开小灶”这个词。“是第一个没错,可是请问‘开小灶’是什么?老师好像并没有教过我这个” “老师,这是中国的俗语,大概就是比常人高一些的待遇,比如您要给我无偿补习!我就说您对我特别好嘛!”王耀撒娇一般抱住了本田菊,“没什么,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这是王耀第一次在本田菊脸上看到冷漠以外的表情——他脸红了。
        给王耀补习一段时间后,本田菊发现自己被他纯良的外表给深深欺骗了,这个学生分明就是一只小 奶 狼。“老师老师!”说是自己给王耀补习,结果这家伙来得比自己上课还勤。“这个怎么写”王耀指着卷子上的附加题问。“你什么时候勤快得开始研究附加题了啊?”本田菊接过卷子看了看题目。“不过是想多看老师几眼嘛...”王耀的“狼尾巴”又露了出来,还讨好似的摇了摇。“就你油嘴滑舌”本田菊笑了笑,向王耀讲解起那道题。醉翁之意不在酒,王耀的意思当然是希望本田菊能给个答复,讲题也只是个幌子而已,这也只能怪咱本田老师太敬业。见本田菊没有注意自己,王耀凑近本田菊,鼻息喷洒在本田菊耳后,痒痒的感觉催促着他快回头,眼前王耀的脸比刚才近了许多,他歪着头又给推远了。“本田老师,如果要你选择,一个吻,和一个坚贞不渝的爱人,你会怎么选?”王耀认真的神色让他明白这不是玩笑话。“第二个吧...”王耀抢过本田菊手里的一本卷子挡在耳边,吻上他的唇,片刻后又分开。“?!”本田菊缩在椅子上,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和别人接吻,而且还是被他的学生强吻,换做谁都会觉得惊讶吧。王耀放下练习册,生涩地说着情话:“老师,现在你两个都得到了,吻刚才已经给你了,爱人,就在你眼前了”

【短篇】震惊!某王姓男子为求爱竟这样做...

#异色极东#
#学生会黯x叛逆少年葵#

          “刘海过眉,不穿校服。葵同学,你又违纪了”王黯在笔记本上记下本田葵的名字,对此他见怪不怪。应该说整个学生会都已经习惯了——本田葵违纪太多次了。
        本田葵依旧看着漫画,不做声。
        “你能不能别违纪了,爷心疼。”王黯放下笔记本,将双手撑在桌子上。
        “小生觉得并没有什么需要整改的,现在这样就很好”本田葵不以为然。
         “放学等我”晨检结束,王黯跟着学生会成员走了出去。
        放学了,本田葵再次放了王黯鸽子。几乎每天王黯都会被放鸽子,除了几次本田葵值日被王黯逮住,强行送了回家。没办法,谁让他喜欢呢。
        一天一天地约定,一次一次地被放鸽子。等到学期结束,都没见本田葵主动找过王黯。
       考完试后,本田葵依旧忽略了王耀晨检时说的话,提了包就走。刚出校门,本田葵便发现了王黯。 “喂,能不能别跟了”本田葵回头,王黯果然在那。“那你不主动找爷,爷就只能去找你啊”王黯一脸委屈。本田葵转身就逃,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靠,你就这么不喜欢爷?!”王黯跟了过去。
        王黯凭借身高优势抓住了本田葵,把他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呵,还想跑?”王黯轻轻挑起本田葵的下巴,他因为长时间奔跑而喘着粗气,温热的气息流连在两人之间。
“葵,能不能给爷一个机会”王黯凑得更近了。“什么?”本田葵有些警惕地看着他。“不要逃,爷想追你” “小生现在还不能给您准确的答案”葵说着,在王黯嘴上轻啄一口“不过小生现在的想法是这样的”王黯一手搂住本田葵的腰,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上下游走“你也不用急着回复,反正,我们来♂日♂方♂长”